肿瘤治疗新技术 医术天地

  • 用微信扫描以下二维码

    更多移动资讯等着你

  • 抗癌故事

肿瘤治疗新技术

首页
/
最新疗法
/
抗癌故事
/
癌症论坛
/
抗癌头条
/
名医博客
/
肿瘤问答
/
医学文献
/
健康大数据
/

胰腺癌基因诊断研究进展 0104

楼主:风绾梦境悠2017-03-21 05:38 只看楼主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导读:胰腺癌基因诊断研究进展
         [/tr]
探讨对胰腺癌诊断有意义的基因指标。方法 复习国外有关胰腺癌基因诊断方面的文献。结果 K-ras、p53、DPC4和端粒酶基因可用于胰腺癌临床诊断。结论 胰腺癌相关基因的检测可用于胰腺癌的早期诊断。
  
ADVANCES IN GENETIC DIAGNOSIS OF PANCREATIC CANCER
JIANG Jin-bo, XU.. Feng, SHOU Nan-hai.
  (Department of General Surgery, The First Affiliated Hoital, Shandong University of Medical Sciences, Jinan 250012)
  【Atract】 Objective To search for the significant gene indicators in the diagnosis of pancreatic cancer. Methods Literatures about genetic diagnosis of pancreatic cancer were collected and reviewed. Results K-ras, p53, DPC4 and telomerase genes were coidered to play important roles in the diagnosis of pancreatic cancer. Conclusion Detection of the genes related to pancreatic cancer may be of helpful in early diagnosis of pancreatic cancer.
  【Key words】  Pancreatic cancer  Genetic diagnosis
  胰腺癌发病率逐年升高,美国1997年死于胰腺癌的患者超过28 000人,列癌症死亡的第5位。胰腺癌确诊后平均生存时间不超过6个月,平均5年生存率低于5%。胰腺癌早期诊断困难,85%的患者出现症状时已发生淋巴结或远处转移,失去了手术时机〔1〕。近年来胰腺癌基因学研究取得了较大的发展,为胰腺癌的早期诊断和治疗开辟了新的途径。目前各国学者研究最多的胰腺癌相关基因是ras基因、p53基因、端粒酶基因和近年来发现的DPC4基因,现就此做一简要综述。
  1 K-ras基因
  K-ras基因是一种原癌基因,位于染色体12p12.1上,编码的p21蛋白具有重要的信息转导作用。突变后的ras基因所编码的蛋白会丧失灭活的功能,从而刺激细胞自发性生长和分化,导致肿瘤发生。K-ras突变见于80%~95%的胰腺癌中。大多数报道认为,K-ras突变与胰腺癌预后、分期无关。
  1.1 胰液的应用
  最初认为K-ras突变是与胰腺癌有关的特异性变化,可以作为判断胰腺癌存在的敏感标记物。最近研究发现,胰腺良性肿瘤〔2〕、慢性胰腺炎或胰腺囊肿中也存在较高的K-ras突变率,因此,不能仅依据K-ras突变来诊断胰腺癌。Tateishi等〔3〕于注射胰泌素后在内窥镜胆道造影(ERCP)下收集胰液检测,结果K-ras突变率在单纯性胰腺囊肿为43%(6/14),胰腺癌中为50%(10/20),导管内乳头状瘤为60%(9/15),在慢性胰腺炎为17%(1/6)。由于这种方法特异性较强,对于胰腺癌的筛选诊断有一定的实用性。
  1.2 粪便的应用
  Caldas等〔4〕用斑点杂交技术检测出胰腺癌患者粪便中K-ras突变率为55%(6/11)。与直接收集胰液相比,粪便中检出率较低。并且25%大肠癌和30%大肠腺瘤粪便中也可检出K-ras变异,所以这种方法的特异性不高。但由于简单易行,可用于胰腺癌的普查。
  1.3 外周血浆的应用
  此方法与上述方法相比,具有简单、无损伤、准确性高和可反复检测等优点。Hugh等〔5〕采用RFLP-PCR法检测到胰腺癌患者外周血浆K-ras突变率为81%(17/21),5例健康人和3例慢性胰腺炎者均为阴性。4例疑诊患者在确诊为胰腺癌之前,其血浆均检出K-ras突变,而活检标本组织学检测和组织DNA检查均为阴性,直到确诊时才出现阳性。由此可见,血浆K-ras突变检测的敏感性高于常规肿瘤诊断方法,将来可望成为诊断胰腺癌的快速准确的方法。另一项研究发现,胰腺癌患者血浆K-ras突变率为57%(12/21)〔6〕,且K-ras基因突变阳性者的肿瘤比阴性者大,切除可能性小。手术及放化疗后血浆K-ras基因突变监测发现,持续阳性者复发早,提示这类患者预后差。可见这种方法还可用于评估肿瘤的大小、切除的可能性以及预后。另外,虽不能说血中微量癌细胞经血行后全部形成转移灶,但这种检查在辅助疗法选择上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1.4 分子病理分期方面的应用
  胰腺癌区域淋巴结的转移情况主要由常规病理决定。常规病理切片存在取样误差,且微转移或浸润灶不易识别。Demeure等〔7〕用PCR-RFLP法检测了22例胰腺癌的区域淋巴结,常规病理分期均为Ⅰ期(T1~2N0M0)。结果有至少一个淋巴结检测到K-ras突变的病例占73%(16例)。因此,可以通过检测K-ras突变来证实常规病理难以发现的淋巴结微转移,而淋巴结微转移是胰腺癌预后差的一个原因,并且辅助性放化疗可提高这类患者的生存率〔8〕。另外,这种分子病理学方法也可用于检测腹腔冲洗液、肝脏活检组织、肿瘤切缘的情况以及鉴别来源不明的转移癌。Inoue等〔9〕检测了17例胰腺癌患者的腹腔冲洗液以及随机肝穿刺标本,结果13例发现隐匿性肝转移,2例腹腔冲洗液阳性,而常规病理与细胞学检查均为阴性。可见分子病理学有助于胰腺癌准确分期,对选择治疗方案和判断预后有指导意义。
  2 p53基因
  p53基因位于染色体17p上,编码分子量53 kd的p53蛋白,突变的p53丧失了调节细胞周期的重要作用,导致肿瘤发生。在人类癌症患者中有半数可检出p53改变,大多数报告显示胰腺癌中p53突变率约40%~70%。因p53突变存在于多种肿瘤中,且在胰腺癌中突变率远低于K-ras基因,在某些良性胰腺疾病中也可出现阳性,故p53突变在胰腺癌诊断中应用有待于深入研究。
  2.1 临床检测
  变异的p53基因所编码的p53蛋白半衰期延长,用免疫组化法易于检出。据报道,37%~64%的胰腺癌组织中可检出p53蛋白过度表达,与p53突变率基本一致。所以,癌蛋白也可做为一种新的肿瘤标记物。Suwa等〔10〕对血清中p53蛋白浓度进行检测,发现胰腺癌血清中p53蛋白浓度显著超过健康人和慢性胰腺炎患者。胰腺癌远处转移患者的血清p53浓度显著高于无转移组。胰腺癌切除后的p53蛋白浓度比术前明显下降,说明血清中变异p53蛋白来自于肿瘤,且随着肿瘤的进展而升高,因此可用于胰腺癌的诊断,并可用于判断肿瘤的进展情况。另外,检测胰液p53蛋白和血清p53蛋白抗体也有助于胰腺癌诊断。
  2.2 与预后的关系
  关于p53蛋白过度表达与胰腺癌的预后方面报道结论不一致,多数学者认为p53蛋白阳性者预后差,生存期短。Lundin等〔11〕对133例胰腺癌研究后发现,p53蛋白过度表达与生存时间无关。Makinen等〔12〕发现,41%(24/59)胰腺癌过度表达p53蛋白,但与肿瘤分级以及所有的临床指标或结果无关。各家报道矛盾的原因尚待进一步研究。
  3 端粒酶
  研究发现癌细胞及生殖细胞中存在着延长端粒的端粒酶,能以自身RNA为模板合成端粒重复序列,即(5′-TTAGGG-3′)n。含有这种酶的细胞可逃避进行性端粒缩短而获得无限制的生长能力。人正常体细胞端粒酶活性均为阴性,而90%左右的恶性肿瘤细胞端粒酶呈活化状态,因此它与以往报道的基因标记物相比有较高的特异性。然而研究也证实末梢淋巴细胞、肠管上皮细胞、造血干细胞等具有自我增殖能力细胞中也存在阳性端粒酶表达。因此单独以端粒酶活性的存在并不能简单断定癌细胞的存在。内部端粒酶标准定量对比研究发现,癌细胞的活性是正常细胞的10~100倍〔13〕,因而定量化比较端粒酶活性对癌细胞诊断更有重要的参考价值。Hiyama等〔14〕报道95%(41/43)的胰腺癌组织中端粒酶活性呈阳性,而11例良性胰腺肿瘤均呈阴性。36例癌旁组织中,仅5例呈弱阳性,其中2例病理证实有癌细胞微浸润。此结果提示,端粒酶在正常胰腺和良性胰腺疾病时处于抑制状态,而在胰腺癌中重新激活,表明端粒酶活化在胰腺癌发生中起重要作用,可以作为诊断胰腺癌的基因标记物。另有作者〔15〕报道,检查胰液中脱落细胞的端粒酶活性是诊断胰腺癌的较好而且较早的方法。
  4 DPC4基因
  DPC4基因是近年来发现的一种新的抑癌基因,位于染色体18q21.1上,编码的Smad4/DPC4蛋白是TGF-β传递信号到细胞内途径的一个成员,而转化生长因子β(TGF-β)可抑制细胞的生长,所以DPC4缺失可促进细胞过度生长〔16〕。最近研究发现〔17〕,p21 WAF1可能参与这个过程的发生。约50%的胰腺癌有DPC4的丢失或失活,其中约30%为纯合性丢失,约20%为点突变〔18〕,DPC4在其他肿瘤中的失活率通常小于10%,可见DPC4基因丢失或失活在胰腺癌发生中具有特异性,可作为一种新的胰腺癌标记物。
  5 其他基因与肿瘤标记物
  p16抑癌基因位于染色体9p上,编码的p16蛋白是一种CDK4的抑制物。在约80%的胰腺癌中失活。其他与胰腺癌发生有关的基因还有APC、DDC、Rb-1、C-er-2、nm23、DNA错配修复基因等,这些基因在胰腺癌中表达率较低,故不能单独作为胰腺癌基因用于诊断。另外,血清肿瘤标记物(如CA19-9,CAM17.1,胰岛淀粉样肽等)检查也是胰腺癌诊断的常规方法之一,虽然其敏感性和特异性不高,但由于这一方法快速简便,其研究仍在不断深入。
  6 联合检测与胰腺癌变分子机理的研究
  恶性肿瘤发生都是多阶段多步骤的,需要多个基因改变的连续性累积,一般需要3~7个基因突变。有关胰腺癌恶性转化过程尚未完整阐述,但这方面研究进展非常迅速。Rozelum等〔19〕报道,77%(30/39)的胰腺癌中可以检出3种或4种基因突变,说明胰腺癌中同时存在多种基因改变,这对于胰腺癌的鉴别诊断可能有一定的价值。也揭示了胰腺癌恶性程度高的部分分子基础。Ale等〔20〕对胰腺癌和非胰腺癌标本的正常上皮,导管上皮增生,不典型增生和浸润癌分别进行免疫组化染色,观察K-ras、p53以及HER-2/neu(C-er-2)基因产物的表达情况,结果发现胰腺癌变过程中进行性累积了基因突变,证实了多步癌变假说。还可以看出癌变过程中各种分子事件发生的顺序: K-ras突变和HER-2/neu突变发生较早,是相对早期事件,而p53突变发生在不典型增生向癌转化附近,为相对晚期事件。虽然导管增生与不典型增生在非胰腺癌中比较少见,但基因改变与胰腺癌完全相同,说明导管上皮增生及不典型增生即是胰腺癌的癌前病变,这些个体将来发生癌变的可能性较大。也说明在基因改变与病理关系上,胰腺癌与非胰腺癌是没有区别的。因此,联合检测在筛选高危人群,明确癌变进程,早期诊断等方面有应用价值。更重要的是应用基因工程的方法来校正这些变异基因,可达到治愈肿瘤的目的。
  综上所述,在胰腺癌诊断上,目前还没有有效的筛选方法,也缺乏单一可靠的诊断方法。近年来,有关胰腺癌基因学方面的研究进展很快,利用分子生物学技术检测这些基因改变,有希望成为一种新的诊断方法。此外,通过对胰腺癌变分子机理的研究,可望为今后胰腺癌的早期探测、预防以及治疗提供理论依据。
参 考 文 献
  1,Parker SL, Tong T, Bolden S, et al. Cancer statistics 〔J〕. CA Cancer J Clin, 1997; 47(1)∶5
  2,Tada M, Ohashi M, Shiratori T, et al. Analysis of K-ras gene mutation in hyperplastic duct cells of the pancreas without pancreatic disease 〔J〕. Gastroenterology, 1996; 110(1)∶227
  3,Tateishi K, Tada M, Yamagata M, et al. High proportion of mutant K-ras gene in pancreatic juice of patients with pancreatic cystic lesion 〔J〕. Gut, 1999; 45(5)∶737
  4,Caldas C, Hahn SA, Hruban RH, et al. Detection of K-ras mutation in the stool of patients with pancreatic adenocarcinoma and pancreatic ductal hyperplasia 〔J〕. Cancer Res, 1994; 54(13)∶3568
  5,Hugh EM, Jacquekine L, Christine L, et al. A proective study of K-ras mutation in the plasma of pancreatic cancer patient 〔J〕. Clin Cancer Res, 1998; 4(2)∶272
  6,Yamada T, Nakamori S, Ohzato H, et al. Detection of K-ras gene mutation in plasma DNA of patients with pancreatic adenocarcinoma: correlation with clinicopathology feature 〔J〕. Clinic Cancer Res, 1998; 4(6)∶1527
  7,Demeure MJ, Doffek KM, Komorowski PA, et al. Adenocarcinoma of the pancreas: detection of occult metastases in regional lymph nodes by a 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based aay 〔J〕. Cancer, 1998; 83(7)∶1328
  8,Demeure MJ, Doffek KM, Komorowski RA, et al. Molecular metastases in stage Ⅰ pancreatic cancer: improved survival with adjuvant chemoradiation 〔J〕. Surgery, 1998; 124(4)∶663
  9,Inoue S, Nakao A, Kasai Y, et al. Dectection of hepatic micrometastasis in pancreatic adenocarcinoma patients by two-stage 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restriction fragment length polymorphism analysis 〔J〕. J J Cancer Res, 1995; 86(7)∶626
  10,Suwa H, Ohshio G, Okada N, et al. Clinical significance of serum p53 antigen in patients with pancreatic carcinoma 〔J〕. Gut, 1997; 40(5)∶647
  11,Lundin J, Nordling S, von Boguslawsky K, et al. Prognostic value of immunohistochemical expreion of p53 in patients with pancreatic cancer 〔J〕. Oncology, 1996; 53(2)∶104
  12,Makinen K, Hakala T, Lionen P, et al. Clinical contribution of bcl-2, p53 and ki-67 protein in pancreatic ductal adenocarcinoma 〔J〕. Anticancer Res, 1998; 18(1B)∶615
  13,Wright WE, Shay JW, Piatyszek MA, et al. Modification of a telomeric repeat amplification protocol (TRAP) result in increased reliability, linearity and seitivity 〔J〕. Nucleic Acid Res, 1995; 23(18)∶3794
  14,Hiyama E, Kodama T, Shiara K, et al. Telomerase activity is detected in pancreatic cancer but not in benign tumors 〔J〕. Cancer Res, 1997; 57(2)∶326
  15,Iwao T, Hiyama E, Yokoyama T, et al. Telomerase activity for the preoperative diagnosis of pancreatic cancer 〔J〕. J Natl Cancer It, 1997; 89(21)∶1621
  16,O’Beien C. New tumor sureor found in pancreatic cancer 〔J〕. Science, 1996; 271(5247)∶294
  17,Grau AM, Zhang L, Wang W, et al. Induction of p21 wafl expreion and growth inhibition by traforming growth factor bate involve the tumor sureor gene DPC4 in human pancreatic adenocarcinoma cells 〔J〕. Cancer Res, 1997; 57(18)∶3927
  18,Hahn SA, Schutte M, Hoque AT, et al. DPC4, a candidate tumor sureor gene at human chromosome 18q21.1 〔J〕. Science, 1996; 271(5247)∶350
  19,Rozelum E, Schutte M, Goggi M, et al. Tumor-sureive pathways in pancreatic carcinoma 〔J〕. Cancer Res, 1997; 57(9)∶1731
  20,Ale SK, Hecht M, Lewin DN, et al. Immunohistochemical evaluation of K-ras, p53 and HER-2/neu expreion in hyperplastic, dylastic, and carcinomatous lesio of the pancreas: evidence for multistep carcinogenesis 〔J〕. Hum Pathol, 1999; 30(2)∶23



上一篇:对糖尿病患者进行筛查以早期发现胰腺癌
下一篇:胰腺癌可镜下切除
使用“←” “→”快捷翻页
作者:游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请遵守医术天地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今日头条

  • 广州复大肿瘤医院 暮烟

    “医生,快给我孩子看看耳朵里到底有什么东西了?”

    前天下午,气急冲冲的吴先生带着13岁儿子小吴来到了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耳鼻喉科,专家朱怀文主任凭借30多年临床经验帮小吴取出异物,不仅解决了吴先生的燃眉之急,还打趣地教育小吴:“你不是孙悟空,以后不要把东西当成金箍棒塞耳朵了!”

    胆大心细取异物

    暑假刚刚开始,吴先生一家正满心期待即将来临的全家出游,却差点被一个小小的玩具零件影响了全盘计划。17日下午,吴先生带着13岁儿子小吴来到了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耳鼻喉科需求帮助,“去了别的综合性三甲医院,那里的医生说儿子耳朵进异物了,必须住院麻醉取出,朱医生,您看看有没有办法?”一旦住院,意味着出游计划全部泡汤,吴先生很想痛斥儿子一番,但看他耳朵不适又十分心疼。

    1707

    从外耳道观察,隐约可见有异物。

    1708

    异物已直达鼓膜。

    1709

    异物被取出,一枚8毫米的塑料螺母。

    拥有30多年耳鼻喉科临床经验、胆大心细的朱怀文主任通过内镜检查系统观察到耳道内异物后,积极和小吴沟通,在小吴配合的情况下,终于取出了已经直达鼓膜的异物——8毫米塑料螺母。

    “朱怀文主任总结道:“别的医院需要小吴住院麻醉取出异物,主要是担心取物过程中,小吴不配合或者稍稍碰到他敏感的耳道而做出应激反应会进一步伤及鼓膜等重要器官。在复大,我们通过科技手段向病人展示病因,获得病人信任从而配合治疗,凭借过硬的技术、丰富的经验为病人排难解忧,是我对复大'科技兴院,诚信立院,博爱办院'理念的践行。”

    儿童耳内进异物多发

    朱怀文主任表示,门诊中孩子耳内进异物的情况非常多见。由于孩子好奇心重,耳道内的异物往往都是自己塞进去的。“小玩具、豆子、小钉子、小石子等都见到过,小孩子放进去容易,取出来却很难,因为耳道很脆弱,稍稍一碰就会疼痛,年纪越小的孩子越难配合。”

    大多数耳道的异物,往往给人体造成不适感不是很强烈,年纪小的孩子事后自己表达不清楚,年纪大点的又怕被家长骂,害怕不敢告诉家长,家长没有及时发现,时间久了,孩子便习惯了这类异物的存在,这就容易为异物损伤耳朵埋下隐患。

    据朱主任介绍,耳道是一条自外耳门至鼓膜的弯曲管道,呈反S型,这是人体的自我保护机制之一。管道弯曲处比较狭窄,那么较大的异物就会卡在弯口,但较小的异物则可能进入内耳道甚至直达鼓膜。

    1710

    尽管异物有多种多样,一般将其分为非动物性异物和动物性两种。前者多见于小玻璃球、金属小玩具、果核、纸团和豆类等,后者多为蚊虫、臭虫、小蟑螂等。大的异物可引起听力障碍.耳呜、耳痛和反射性咳嗽:豆类遇水膨胀可刺激外耳道皮肤发炎、糜烂和感染;异物嵌顿在耳道的骨性部分时可有剧烈的疼痛;进入耳道的动物性异物爬行和搔动时,使人感到难以忍受的耳呜和耳痛。

    朱主任还提醒,异物进入气管、食道是最危险的,像花生米不慎呛入气管会造成窒息,误吞假牙,钢托会刺穿食道……“有一些行业,比如木工,口里含着一口钉干活,一不留神就吸进了食道;做衣服缝补的,口里含着针,也可能不小心吞掉。”朱主任表示,由于针进入身体后不仅可能会导致胸腔、纵膈穿孔等致命伤害,还会沉积在肉上,医生取出针的过程还要在X射线摄影系统下进行,故此,从业多年的朱主任也长期白细胞过低。

    疑难异物应及时求医

    朱主任提醒,家长要做到及早发现孩子耳内的异物,第一要关注孩子平时是否有喜欢往耳朵塞东西的行为倾向;第二家长应注意观察孩子的症状。

    当有异物进入耳朵:首先,家长最好不要自行掏取异物。因为人的外耳道是反S形的,内部有狭窄区域,若自取方法不当,一方面可能把异物尤其是球形异物越捅越深,另一方面容易引起外耳道炎,有时这种炎症很难控制,而且会破坏外耳道的自洁功能。此外,自行掏取异物容易损伤外耳道皮肤引发感染,甚至导致耳膜穿孔。一旦耳朵被掏伤,伴有血迹,则应立即到医院就诊。

    同时,儿童耳屎多,干燥结块也是比较常见的问题,朱怀文主任提醒,多咀嚼能帮助疏通耳道,促使耳屎被排出体外,但小孩子的耳道比较狭窄,有条件的可以半年到耳鼻喉科进行一次检查清理,确保听力不被影响。

    医生简介:朱怀文

    1711

    主任医师,广东医科大学、南方医科大学兼职教授,1982年12月毕业于武汉大学医学院,从事耳鼻咽喉科临床和教学工作35年。

    对治疗鼻息肉、鼻窦炎、头颈肿瘤、中耳炎有独到之处,擅长耳鼻喉科危急重症抢救、鼻内镜手术、支撑喉镜手术、耳显微手术、气管食管异物手术等,获市级科研成果二等奖2项,医学科技进步奖8项,发表论文30余篇。

    医疗擅长:耳鼻喉科危急重症抢救、鼻内镜手术、支撑喉镜手术、耳显微手术、气管食管异物手术等。

    朱怀文门诊咨询电话:020-34471200;020-34471300

    南院区地址:广州市海珠区赤岗聚德中路91、93号

    赞 0评论 0

  • 美国癌症协会公布“十大抗癌圣品”

猜你喜欢

  • 冷冻消融,在肾癌治疗中显优势

  • 美国癌症协会公布“十大抗癌圣品”

  • 小孩螺母塞耳道,复大医院专家朱怀文妙手取

  • PNAS:慢性炎症引发癌症?

    友情链接:
    复大官方网站
    -
    亚西亚健康网
    -
    重庆肛肠医院
    -
    名医博客
    -
    抗癌资讯

    sitemap|网站地图|手机版|

    医术天地 (琼B2-20040038-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